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龚玮的博客

岁月是一首唱不尽的歌,让我们共同回忆那难忘的知青岁月。

 
 
 

日志

 
 

【转载】《红楼梦》里的俗谚和民谣  

2015-09-09 11:52:02|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今俗谚和民谣都是人民大众对现实社会和个人喜怒哀乐一种表达形式。记得宋陆游《老学庵笔记》中就记录了一则时人讽刺权臣朱(miǎn)家财的民谣:“金腰带,银腰带,赵家世界,朱家坏。”这首民谣文字不多却很形象地写出了朱以权敛财的真实情形。清朝乾嘉年间的权奸和是天下第一贪,民间有一首“和倒,嘉庆饱”的民谣,也是对贪臣的讽刺。可以说历朝历代这种民谣多如牛毛,只是记录下来的比创作出来的少了许多。因为统治阶级及其御用文人,都喜欢歌功颂德,所以从古至今流传下来大多是“颂圣”的时文,老百姓只能在野史笔记中偶尔读到一些“讽刺”性的歌谣,以补“正史”漏载的缺憾。

《红楼梦》作者对民间俗谚口碑一类文字十分重视。本来,运用俗谚,是话本以来的语言传统,《水浒》、《金瓶梅》运用俗谚都比较出色。《红楼梦》则更上一层楼,它创造的改造更加贴切,更符合人物的身份和事物的本质,如“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第六回,刘姥姥语),“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第二十八回宝玉语)等等。这些俗谚通过各色人物之口说出来,为小说语言增加了鲜活的生命力,成为《红楼梦》语言艺术皇冠上的一颗闪光的宝石。

小说第四回写贾雨村乱判葫芦案时门子拿出了一张《护官符》,那上面写的是四大家族的势力:“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这则“俗谚口碑”写尽贾史王薛四家的豪富及因富而势大的真面目。

不过,《红楼梦》中的两首民谣,对解读宁荣二府由盛而衰的原因甚有帮助。第一首见于第八十三回,是周瑞家的转述外面的“歌儿”给病中的凤姐儿听,内容是:

“宁国府,荣国府,金银财宝如粪土。吃不穷,穿不穷,算来总是一场空。”

歌谣前一段是说宁荣二府的富贵,与第四回“护官符”上写的内容相一致。后一段则是说这样的世家大族竞因豪奢过费而内囊尽,露出了那下世的光景儿。这首歌谣与我的家乡人常说的“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则受穷”是一个意思。所谓“算”,即计划。国家经济要有计划,一个家庭过日子也要有计划,这是一个常识,似乎人人都懂得的理儿。但在宁荣二府里却缺少人来“算计”——用脂批者的话说是“安富尊荣者多,运筹谋划者无一”。王熙凤固然是一身干才,以严管家,但是她的聪明只是往自己腰包中“算”。那位时刻为贾家“算”的少奶奶秦可卿多情而不寿,她虽“算”得精明,可惜脂粉英雄王熙凤并没有真正听进去,更没有去付诸实践去完成她的临终嘱咐,最终是油灯灭,大厦倾,家亡人散各奔腾!

由此可以说,在家在国都需要“算”。穷时需要“算”,富时更需要“算”。宁荣二府败落原因固然很多,但不“算”或是“算”得不够实是一个值得今人深思的重要教训!

如果说前面所谈的民谣是从经济上的“算”与“不算”指出宁荣二府败落的原因,那么下面这首民谣则是从贾府富而不教,教而不严,致使子弟一代不如一代方面指出宁荣二府败落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教育失败,人才断层的后果。这首歌谣见于第九十三回,是一张“揭帖”(大字报)写的六句词:

  “西贝芹草年纪轻,水月庵里管尼僧。

  一个男人多少女,窝娼聚赌是陶情。

不肖子弟来办事,荣国府内出新闻。”

词句都是用的大白话,无需旁征博引去考证和解说,读者一读就明了说的是什么了。不过,第五十三回宁国府的贾珍倒是提前四十回作了解读。

——“这里贾珍吩咐将方才各物,留出供祖的来,将各样取了些,命贾蓉送过荣府里。然后自己留了家中所用的,余者派出等例来,一分一分的堆在月台下,命人将族中的子侄唤来与他们。接着荣国府也送了许多供祖之物及与贾珍之物。贾珍看着收拾完备供器,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命人在厅柱下石矶上太阳中铺了一个大狼皮褥子,负暄闲看各子弟们来领取年物。因见贾芹亦来领物,贾珍叫他过来,说道:‘你作什么也来了?谁叫你来的?’贾芹垂手回说:‘听见大爷这里叫我们领东西,我没等人去就来了。’贾珍道:‘我这东西,原是给你那些闲着无事的无进益的小叔叔兄弟们的。那二年你闲着,我也给过你的。你如今在那府里管事,家庙里管和尚道士们,一月又有你的分例外,这些和尚的分例银子都从你手里过,你还来取这个,太也贪了!你自己瞧瞧,你穿的象个手里使钱办事的?先前说你没进益,如今又怎么了?比先倒不象了。’贾芹道:‘我家里原人口多,费用大。’贾珍冷笑道:‘你还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这会子花的这个形象,你还敢领东西来?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水棍去才罢。等过了年,我必和你琏二叔说,换回你来。’贾芹红了脸,不敢答应。”

这首民谣出现的意义在于揭示这个世家大族用人不善,暴露出家政管理上存在的弊端。贾芹是草字中的年青人,独自在外管理僧尼道姑,却利用权力胡作非为——窝娼聚赌,以致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这就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个世家大族忽视了对子弟的教育,故有“不肖”子弟败坏门风。

其实,贾芹的“不肖”只不过是宁荣二府子弟“不肖”的一个小例子而已。综观《红楼梦》中对贾府子弟的种种描写,我们可以说贾府“不肖”子弟又何止贾芹一人?文字辈的贾赦,玉字辈的珍琏,草字辈的蔷蓉等人,一个赛似一个的坏。他们外表斯文儒雅,其实是一群草包人物。贾环作的谜语是绣花枕头,外表好看内里都是杂草,正是贾府子弟的面目的真实写照!

【转引自《天涯社区》作者 松樵  略有删改】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